笔趣阁 > 天命 >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重要的画
有了刚刚的经历,面对眼前的麻姑,苏恒一时有些犹豫,不知道应该是躲开,还是攻击。

“笨蛋,真的。”

这时,苏恒又听到了麻姑的声音。

再加上初一没有异动,他终究还是没有躲开,而是伸出手,顿时只觉一片软玉温香。

“走!”

近身后,苏恒立即感觉到了麻姑的虚弱,比起上次跳大神之后还要严重的多,而且她的身体也比想象中要轻,要瘦。

他没有犹豫,一把揽住对方柔弱无骨的腰肢,身子撞开一侧的消防门,直接冲了进去。

走廊里,石道久慢慢走出,身上的白大褂少了一角,并且鼻梁上的镜片,也像是沾染了一层灰尘。

他轻轻取下眼镜,仔细的擦拭了一番后,重新戴上。

“有点意思。”

另一边,苏恒抱着麻姑一路狂奔出医院,坐上车,快速的驶离。

当医院那巨大的阴影消失在视线中,苏恒依旧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。

哪怕早就知道愚者很强,但之前毕竟没有切身体会,所以那种感触并不强烈。

直至这一次,像是在头顶浇了一盆冷水,让他彻底清醒的认识到,两者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。

他可以肯定,最后关头的爆鸣,一定是麻姑施展了什么底牌,才能打破对方的封锁,得以逃出来。

否则光凭他一个人,哪怕有初一相助,恐怕最后依旧是饮恨的可能性居多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再看麻姑,脸色显得苍白无比,虚弱的模样让人心疼。

“还死不了。”

麻姑挣扎着坐起,但努力了好几次,依旧发现躺在苏恒的怀里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狠狠的瞪着苏恒。

“你还是先躺着吧。”苏恒皱了皱眉头。

“哼,男人。”

麻姑冷哼一声,却自顾活动了一下身子,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,让苏恒一阵无语。

“这次真是倒霉到家了,居然碰到了愚者,等你回去后,最好把那正版雕像处理掉,再留在身边,早晚会把你害死。”麻姑眯着眼睛说道。

“跟那件雕像有关?”苏恒忍不住问道。

虽然早就不止从一个人口中听到那件雕像充满了不详,会给人带来厄运,但一直以来,苏恒都没有太深的感触。

甚至就连这次,他也只是觉得运气不好,并没有联想到那件雕像。

“不然你以为呢?随便救个人就遇到白玉京的人?大半夜找个雕像,结果碰到愚者?这世间哪有这么多巧合,所谓的巧合,实际上就是一种必然。”麻姑说道。

“既然你知道,那为什么还要怂恿我来寻找雕像?”苏恒反问道。

麻姑顿时一阵语塞,被气的翻白眼。

“我之前不也只是怀疑吗,谁知道就真的这么邪门。”

女人,不讲道理,果然跟是否强大,甚至跟年龄都没有关系。

这是天生的。

“这个家伙怎么办?”

车子在半路停下,苏恒看着后备箱中,那名依旧昏迷的男子说道。

“杀了吧,这种人留着也是祸害。”麻姑随意的说道。

经过这一路的休息,她的状态也稍稍好了一些,至少不用人扶,也能站住。

苏恒一开始没有灭口,就是不想打草惊蛇,并且到最后还能好好审问一番。

不过现在,继续留着对方的性命,只会给自己招惹麻烦,再度把愚者引来。

至于杀了对方会不会让愚者暴怒,这显然不在苏恒的考虑当中。

双方已然是敌对关系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干嘛还要顾及对方的态度?

他最近虽然心善了不少,但不是变得迂腐。

更何况,如果能从其眼睛中再看到什么有用的画面,对于下次的相遇,也更有利。

“好。”

所以苏恒没有犹豫,在其昏睡之际,一指点在其眉心。

那男子浑身一颤,身上的生命气息迅速的消散。

可惜他无法将愚者留在其脑海中的那股精神力剔除掉,至于能看到多少,只能靠运气。

不过有了上次的经验,这次他也会尽量避开。

轮回之眸开启,两道红光没入对方的眼睛里,对方死后残留的执念顿时被勾动,在苏恒眼中形成一幅画面。

也就在这时,愚者留下的那股精神力爆发了。

苏恒眼中的红光也随之变得强盛起来,跟那股精神力不断碰撞。

“砰!”

仅仅只僵持了两三秒,对方的眼睛便因无法承受全部爆开,而苏恒,眼睛也一阵刺痛,不自觉的留下眼泪。

只是相比收获,就算过度激**回之眸,也是值得的。

“怎么样?看到什么了?”

不等苏恒睁开眼睛,麻姑就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“看到了……”

苏恒闭着眼睛,回忆着刚刚看到的那幅画面,一时间,却不知道该怎么描述。

这次,虽然依旧被干扰,但他的运气显然不错,看到了一幅至关重要的画面。

“此事有些复杂,等回去再好好说吧。”

原本麻姑正期待的看着苏恒,却不料,苏恒话锋一转,差点让她暴起。

要不是知道自己现在这幅状态打不过苏恒,她绝对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。

将男子的尸体处理之后,高小俊便开车离去,直接返回丁家。

而麻姑正等着苏恒给自己一个解释,可没想到,回来后,苏恒直接将自己关在屋子里,神神秘秘的,也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,让她气不打一处来。

狠狠的踹了两脚门后,她便一瘸一拐的回到自己房间。

房间里,唐九歌还在电脑前忙碌着,手指带着一片残影,只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,桌子上,凌乱的堆满了各种地图。

两人住一个房间,也是麻姑强烈要求的。

“睡觉!”

麻姑上前,一把将电脑合上。

唐九歌这才抬起头,有些疲惫的捏了捏眉心。

“你们回来了,怎么样?”

“有本千芦玛姆出马,还有摆不平的事情吗?”

麻姑随手将那件雕像丢到桌子上。

要说今晚唯一的收获,或许就是这件从那少年枕头底下搜出来的雕像了,可惜只有一件。

少是少了点,不过总比没有强。

另一边,苏恒也在奋笔疾书,或者说奋笔疾画更准确一些。

而他画的,正是之前从那名男子眼中看到的画面。

(第十一章!)